壹、始計篇
  本篇是孫子兵法的首篇,開宗明義地指出:軍事,是關係到國家生死存亡的大事,應慎之再慎。隨後又論述了進行戰爭必須考慮的五個方面:道、天、地、將、法。基於「兵者,詭道也。」所以戰爭取勝的基本原則是「攻其不備,出其不意。」

01兵者,國之大事。知之者勝;不知者不勝。

【原文】
  孫子曰:兵a者,國之大事,死生之地,存死之道,不可不察b也。故經之以五事c,校之以計d,而索其情:一曰道,二曰天,三曰地,四曰將,五曰法。道者,令民與上同意也,故可以與e之死,可以與之生,而不畏危也f。天者,陰陽、寒暑、時制也。地者,高下、遠近、險易、廣狹、死也生。將者,智、信、仁、勇、嚴也。法者,曲制h、官道、主用也。凡此五者,將莫不聞,知之者勝,不知者不勝。故校之以計,而索其情。曰:主孰有道?將孰有能?天地孰得?法令孰行?兵眾孰強?士卒孰練?賞罰孰明?吾以此知勝負矣。

【注釋】
a.兵:武器。在這裡引申為軍事。
b.察:觀察。
c.經之以五事:經,織布的縱線。這裡引申為綱領、常規、原則。五事:指的是「道、天、地、將、法」,這五項是軍事必須遵守的常規。
d.校之以計:校通較,比較。之,代詞,代五事。計,計算、盤算,引申為計謀、策略。
e.與:同「予」,給予,授予。
f.不畏危也:亦作「民弗詭也」。詭,譯為違,違抗。民不敢違抗。
h.曲制:軍隊的配備、編制。

【譯文】
  孫子說:軍事指國家的大事,這是和軍民生死相關的重要領域,它涵蓋國家存亡的深刻道理,所以不可不慎重地研究考察。因此,要用以下五項常規原則,把敵我雙方的優劣條件,從總體戰略上進行估計、謀劃和比較,來探索戰爭勝負得失的基本情況。這些影響戰爭勝負的因素是:政法、天時、地利、將帥、法制。
  政治,是說要使平民百姓和君主同心同德,這樣就可以患難與共,使他們能為君主出生入死而不懼怕;天時,是講晝夜、陰晴、寒冬、酷暑等天氣變化;地利,是講路程遠近,地勢的險易、廣闊狹窄、高峻低矮、死地生地等地形條件;將帥,是要具備才智、誠信、仁義、勇敢、威嚴等基本素質的將帥;法制,是講軍隊的法令制度、組織編制、指揮信號的規定、將帥的職責、糧食來源和軍需物品的管理情況和制度。
  凡是屬於這五個方面的情況,稱職的將帥沒有不懂得的。知道熟悉這些情況的就能取得戰爭的勝利,不瞭解的就不能取得戰爭的勝利。因此,要把敵我雙方的以上五個方面在總體上進行充分估計比較,探索弄清戰爭勝負的情景。我認為,戰爭的勝負要看:哪一方君主的政治清明,哪一方將帥更有才能,哪一方占天時地利的有利條件,哪一方的軍規能嚴格貫徹執行,哪一方的軍事實力比較強大,哪一方的兵卒訓練有素,哪一方的賞罰比較嚴明。我們根據這些,就可以推斷誰勝誰敗了。

【啟示】
  本篇是孫子兵法的首篇,開宗明義地指出了:軍事,是關係到國家生死存亡的大事,應慎之再慎。隨後,孫武又論述了進行戰爭必須考慮的五個方面。
  第一是「道」。用我們現在的話說,就是進行這場戰爭是否是正義的,得不得民心。得道多助,失道寡助,只有正義的戰爭,才能上下一致,才能同仇敵愾,與敵人進行殊死的鬥爭。
  第二是天時。氣候對戰爭的勝負影響重大。古往今來的許多著名戰例中,氣候都扮演了極其重要的角色。
  第三是地利,是指地形的遠近、險峻、交通便利與否等條件。
  第四是統帥,是指統帥的智謀、誠信、仁愛、勇敢、嚴明。
  第五是軍紀,是指軍隊的編制、將領的職權、軍需的管理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nowers 的頭像
snowers

- 休 息 一 下 -

snow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